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订阅本站 | 后台入口
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心动态 > 中心动态 >

三位专家解读湖南信心指数:多因素叠加致“企业经营”压力凸显

时间:2016-05-13 15:04来源:凤凰湖南

中南大学商学院教授、博导王昶

湖南科技大学金融风险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主任宋健

湖南省政协经济科技委员会主任吴金明

近日,湖南省中小企业服务中心发布“湖南中小微企业信心指数报告”。报告显示,2016年第一季度信心指数为50.99,环比上涨0.35。那么指数的止跌回暖,是短期反弹还是经济开始积极回升的信号?如何透过信心指数冷静看待经济现实?何为中小微企业的正确应对之道?为此,中南大学商学院教授、博导王昶、湖南科技大学金融风险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主任宋健、湖南省政协经济科技委员会主任吴金明共同带来最新指数解读。

传统“三驾马车”拉动模式难以为继,经济并未复苏

环比上涨0.35。报告指出,这与“两会”释放的众多利好政策信号、以及一季度政府采取的积极财政与“偏宽松”的货币政策有关。

中南大学商学院教授、博导王昶表示,一季度指数上涨,只是对国家刺激政策、房地产松绑政策的反应而已,从长远看,如果产业没有完成向高端化升级,还是保持现有产业结构,那么经济并没有复苏。

湖南科技大学金融风险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主任宋健说,根据人民银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俊的最新言论,人民银行在进行货币政策的局部调整,下一步继续降准降息的概率较低,以短期借贷便利、中期借贷便利的定向精准的金融刺激政策为主,不会采用“大水漫灌”式做法。“即使是定向宽松的货币政策,对于大型国有企业来说可能面临资金面的明显改善,但对于中小微企业并没有直接影响。”宋健表示,国家增加固定资产投资,反过来则表示传统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出口、消费和固定投资的刺激政策已难奏效。首先一季度全国出口形势并没有明显改善,尤其是湖南省降幅很大;其次消费在短期内很难提高,面临收入水平、税收水平、养老医保等诸多制约;那么只剩投资一个途径,说明其他手段已不能对经济回升起决定性作用了。但这些固定投资大部分由政府主导,项目商业回报率、市场可行性是值得质疑的,何况在这一波投资盛宴中,中小微企业是否有广泛参与率,实际情况并不乐观。

三种过剩叠加致四大行业信心不振,转型关键是品质改善

原材料工业、装备制造工业两大行业信心较弱,其信心指数值分别为47.50、47.88,仍处于荣枯线以下。消费品工业、电子信息产业信心一般,其信心指数值分别为51.71、58.26,同比微涨1.51和1.62。

湖南省省政协经济科技委员会主任吴金明分析,四大行业均在临界点附近上下波动,指数值最高的电子信息产业仅高于临界点8.26,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受宏观环境影响,低端产品消费产能严重过剩;二是中间产品产能过剩,比如原材料工业的中间产品严重过剩;三是传统产业产能严重过剩,三种过剩叠加累积。电子信息产业实际上也出现了部分过剩,全国搞“互联网+”真正赚钱的不到10%,90%是亏损的,所以今年上半年工业企业不可能有实质性好转。

“四大行业转型升级关键是以品质改善为主。”吴金明指出,按照产业成长的规律,工业1.0版本做规模、工业2.0做质量、工业3.0做品牌、工业4.0进入到智能制造、智慧型产业。湖南原材料产业和消费品产业目前处于1.0版本,装备制造产业和电子信息产业现处于1.0向2.0版本转型阶段,整个产业层级太低,而且全是产能过剩阶段,必须全部向2.0转型,个别产业必须向3.0转型,这是方向,其实其他行业也差不多,不转型就是死路一条。我省装备制造业虽然进入万亿级别,也还是规模型,质量与发达国家差距明显。有的产业比如云计算、物联网,虽然是4.0产品,但服务方式还是传统方式,离真正智能化水平相差甚远。

宋健表示,中小微企业要树立“一定要转型”的思路,但怎么转型,一方面是企业主依靠在业内的积累,更重要需要外来支持,企业眼光应该放长远一点,在未来道路选择上和产品升级上,应当更多了解行业内的先进企业,或者听取专业人士建议,选择一条最合适自己的道路。

报团取暖走天下,推进产业融合发展

从三种规模的企业来看,中、小、微型企业信心指数值分别为55.40、49.41、47.97。中型企业信心指数值稍高,而小、微企业信心指数值低于临界值。

吴金明指出,实际上小微企业问题更严峻,现在选择的调研范围是还在运营的企业,有将近30%关停半关停的企业没有纳入调研,中小微企业如何围绕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抱团,单个小微企业规模小,抱团使规模相对放大,抱团取暖走天下,来应对当前经济下行趋势。谈到如何提高小微企业指数值,吴金明强调应从三方面着力,一是中央和地方层面降成本、补短板政策要尽快跟进,否则中小微到年底还会有三分之一关停;二是小微企业如何提高自生能力及围绕质量品质和工匠精神提升核心竞争力,如果企业自生能力不够,创新力不够,产品档次低,根本不要谈指数回升;三是沿着国家供给侧改革的要求,进行产品结构、产业结构、技术结构的优化调整,在此过程中,推进产业融合发展,制造业服务化、服务业标准化、企业运营平台化,否则企业的持续性会大幅减弱,中小微企业基本要沿着这三个方向走。

市场订单大幅下降,导致“企业经营压力”问题凸显

“企业经营压力过重”的困难变得越来越突出。报告分析,我省中小微企业经营者认为正面临着较为复杂的局面,即外部经营环境不优导致企业销售业绩不佳,内部生产成本升高导致企业经营利润减少。

“现在企业之所以停产半停产,50%的原因是市场订单大幅度下降,然后才是资金链断裂。如果市场销售旺盛、订单量大,企业负担和资金都可以缓解,但订单不大就没办法解决。”吴金明说,订单下降并不是中国消费能力不足、有效需求不足,而是消费需求转到质量型、品牌型、智慧型产品,但中小微企业还是停留在规模性供给、质量低劣的低端供给轨道上,企业的产品和供应体系适应不了供求结构变化,导致订单大幅度下滑。

王昶表示,供给侧改革是一个非常艰巨的任务,政府和企业面临的着力点是不一样的。国家为了经济平稳,提出“三去一降一补”,给传统企业一个缓冲期,不是休克疗法让它一下子死去,同时今年也采取几个政策,一是银行债转股,把一系列产能严重过剩的企业,债务转成股份,降低资产负债率;二是一些行业员工的分流安置问题。帮传统企业解决一个“人”的问题,一个“钱”的问题,这是政府的方式,从企业角度来讲是产品服务结构调整和商业模式创新。

政府应加强政务便利性,重点关注指数值的极端变化

地方政府如何以信心指数为参考依据加强对中小微企业的精准施政?


“我觉得政府现在最需要做的不是定向的货币宽松和纯粹的税收减免,关键要从政府层面提供更多的便利服务,便利的政策指引、便利的行业指导和审批,加快中小微企业政策方面的透明度,使他们更加明确地知道下一步经营方向及经营结果,这个可能更重要。”宋健表示。

王昶指出,信心指数是经济风向标,观察指数变化要重点注意两个观测点,“一个是指数的极端情况,如果有一些指标变化特别大,超出预警线了,这应该要引起政府高度关注;二是第六部分对‘中小微企业面临主要问题’的调查情况的变化,看主要问题排序、问题的百分比,比如企业负担过重,如果百分之七八十的人认为是突出问题,政府就要引起高度重视了。这两个点是政府进行快速政策调整的重要依据,对于政府精准施政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分隔线----------------------------
中心动态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