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 订阅本站 | 后台入口
当前位置: 主页 > 金属战略 > 矿业资本市场 >

重庆钢铁违约折射金融业困境——中心主任王昶

时间:2012-08-04 20:47来源: 中国科学报

 

对于美国而言,金融业的“大而不能倒”缘于其所牵连的范围过于广泛,作为流动性的主要提供者,金融危机将使实体经济停转;而中国版的“大而不能倒”,则是实实在在地把政府、金融业与龙头企业的利益深度互锁,一旦龙头企业陷入困境,地方政府与金融业便将进退两难。
  
一则财经媒体的报道,将重庆钢铁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近日,据媒体报道,重庆钢铁在汇丰银行、国家开发银行的银行借款均发生违约情形,在建信金融租赁公司办理的融资租赁亦发生违约,上述违约融资合计为36亿元。
 
事实上,在今年3月份公布的2011年年报中,重庆钢铁方面已经承认了与上述三家机构合作过程中违约的事实,但令人惊讶的是,6月27日,重庆钢铁又与民生金融租赁公司签订了融资租赁协议,涉及金额1.57亿元。
 
有分析机构指出,重庆钢铁在已有违约事实的情况之下,依然能拿到融资,与其作为当地支柱型企业和国企的身份不无关联。而这种“大政府+大金融+大企业”的捆绑发展,将使得中国的金融业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
 
行业低迷拖累业绩
 
当前整个钢铁行业的低迷,无疑是重庆钢铁融资违约的重要原因。据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2012年1~5月钢铁行业实现利润522亿元,同比下降49.4%。
 
“中国钢铁业发展到现在,正是一些弊端陆续展现的时候。”大宗商品资讯平台卓创资讯钢铁行业分析师毕红兵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说。
 
中南大学中国企业集团研究中心主任、金属资源战略研究院教授王昶也表示,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国家为振兴经济而出台的“四万亿”投资计划,使得很多企业过于乐观,钢铁、汽车等行业的爆发式增长尤为明显,并由此带来了产能的过剩。
 
而当投资退潮后,面对内需不振、外需疲软的现状,钢铁业也陷入了低迷。
 
据重庆钢铁4月20日公布的2012年第一季度报告,公司一季度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83亿元,基本每股收益亏损0.106元。
 
而对于重庆钢铁未来一段时间的发展,分析人士也表示了担忧。
 
海通证券钢铁行业高级分析师刘彦奇表示,由于钢材市场未出现根本性好转,重庆钢铁今年第二季度仍将继续亏损,同时受制于房地产和船舶等主要用钢需求下滑,该公司下半年扭亏压力依然巨大。
 
警惕金融风险
 
令人感到不解的是,在已出现融资违约的情况下,6月27日,重庆钢铁又与民生金融租赁公司签订了融资租赁协议,涉及金额1.57亿元。
 
这也引发了分析机构对金融业的担忧。
 
安邦咨询近日在一份报告中指出,这与中国的“大政府+大金融+大企业”的捆绑式发展不无关联,即中国特色的市场经济仍然残存着许多计划经济时代的特征,这种以规划为目标,通过行政命令层层分解,并利用地域竞争提高效率的发展方式,将迫使地方政府与金融业向龙头企业靠拢。
 
这种发展方式的弊端也是显而易见的。安邦咨询指出,在经济景气程度较高时,这种捆绑发展的确可以为政府、金融业和企业带来多赢的局面,因为市场容量无限扩张,企业新增的产能也能够得到及时的消化。
 
而当经济形势转冷,普遍需求不足,企业库存高企,这种“三位一体”的模式极易演变成中国版的“大而不能倒”。
 
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已经有多起和重庆钢铁类似的事件发生,如中江集团破产牵出建设银行30亿元坏账,身处光伏寒冬中的江西赛维LDK和无锡尚德等企业让国家开发银行2450亿元的授信陷入危险境地等等。
 
安邦咨询指出,对于美国而言,金融业的“大而不能倒”缘于其所牵连的范围过于广泛,作为流动性的主要提供者,金融危机将使得实体经济停转,而中国版的“大而不能倒”,则是实实在在地把政府、金融业与龙头企业的利益深度互锁,一旦龙头企业陷入困境,地方政府与金融业便将进退两难。
 
因此有观点认为,倘若金融业在经济景气程度较高时,并没有死抓那么几个龙头,而是广撒网,分散风险,当经济形势转坏,就不会如此被动。不过,要想让金融业以此方式规避风险,还有不少困难。
 
一位研究宏观经济的证券分析师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金融业之所以和大企业“深度绑定”,一方面是受政府行政力量的干预,另一方面也与我国金融体系的现状分不开。
 
中国现行的金融体系以银行信贷为主,企业必须满足银行信贷要求的房地产、固定资产或存贷做抵押品,才能取得银行贷款的支持。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就造成了银行信贷资金偏向资本密集型工业发展,而轻资产的科技型中小企业却很难申请到信贷资金。
 
不过,金融体系的这一现状也正在发生改变。今年初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要坚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要求,及市场配置金融资源的改革导向。
 
上述证券分析师表示,未来如果能进一步放松金融管制和利率管制,让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体系,金融机构“厚此薄彼”的现状将大为改观。
 
“抓大放小”思路须改变
 
除了要警惕在金融方面的风险,重庆钢铁事件折射出的政府在企业发展方面的思路,也引发了许多业界人士的思考。
 
王昶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从政府的角度来看,由于任期相对较短,使得政府会有这样的冲动,即希望快速把企业做大,以实现自己的政绩。不仅对国企如此,对大的民企也是这样。
 
“为什么抓大企业?一个是抓得比较顺手,抓一个就搞清楚了,另外就是规模大,容易对财政作贡献。”王昶说。
 
这种思路,实际上造成了资源分配的不均衡。
 
王昶表示,近年来我国GDP的增长始终保持在10%左右,财政收入增长则在30%以上,企业创造的大量财富向中央转移,而政府在配置资源时,又将大量资源配置到了国有垄断性企业里面去了。
 
“这还是在传统计划经济的思想下去发展,使得我们通过市场机制创造的财富,都被消化掉了。”王昶说。
 
在王昶看来,政府在企业发展方面的这一“抓大放小”的思路应该进行改变。他告诉记者,自己正在主持编写长沙市中小微企业服务体系建设的中长期规划,有很多心得。王昶表示,中小微企业的发展思路,可以概括为“政府扶持平台,平台整合中介,中介服务企业。”
 
王昶认为,这一做法可以改变过去政府直接扶持企业的二元结构,增加了“中间地带”——生产性服务业,通过他们的发展壮大,来为以往处于受益范围之外的中小微企业提供服务。
 
“如果让这些中小微企业获得同样的竞争机会,和同样的发展空间的话,未来的市场价值,对当地财政的贡献,对就业的帮助,及在创新方面的进步,都会释放出非常强大的力量。”王昶说。
 
《中国科学报》 (2012-08-02 B2 金融)
------分隔线----------------------------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